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

顶点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我为国家修文物

第六百九十三章 青铜镂空龙纹戈 (更新完毕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咦?向南!”

    向南敲开丁春城办公室的门时,丁春城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,见到向南时,他一脸惊喜地说道,“你怎么有空跑到京城里来了?公司里不忙吗?”

    “京城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那边要举行校招,我被拖来做面试官了。”

    向南一边走进办公室里,一边笑着说道,“而且,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来看您老人家了,顺道就过来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贾昌道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丁春城“呵呵”笑了起来,“这小子就是鬼名堂多,他之前和国家电视台搞的那个《我为国家修文物》纪录片,倒是让很多年轻人都对文物修复师这个行业很是向往,可惜的是,这些年轻人根本不知道文物修复本身就是一项很枯燥的工作,要是光靠兴趣,可支撑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有兴趣总比没兴趣强,要是都没兴趣,文物修复这个行业可真的是岌岌可危了。”

    向南将手中的礼物放在茶几旁,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得也有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丁春城笑呵呵地点了点头,问道,“贾昌道那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开始让你过去帮忙面试?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不清楚,只说了是四月初。”向南想了想,说道,“应该也快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看来你还得在这边待上几天。”

    丁春城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,对向南招了招手,说道,“别坐了,刚好我这边收到一件残损的青铜器,你趁着在京城的这段时间帮我修复了,也好让我看看你的青铜器修复技艺学习得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将双手往身后一背,慢慢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向南也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跟在丁春城的后面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丁春城并没有走多远,从办公室里转出去,只走了十来米远就停了下来,然后伸手将一个房门打开了来。

    向南往里面瞄了一眼,就知道这是丁春城的独立修复室,侧面靠墙处摆着一个巨大的博古架,上面密密麻麻地放满了各式各样造型的青铜器文物,一股厚重、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在靠窗处的位置,则放着一张工作台,上面也是乱糟糟的,各种锉刀、錾子、铜片等工具和材料横七竖八,看这副样子,丁春城似乎不久之前还在里面工作过。

    “喏,这是一件战国时期的青铜镂空龙纹戈,是皖省汝阴那边一座战国墓里出土的文物。”

    向南还在打量这间修复室,丁春城已经从一旁的柜子里取来了一个盒子,递给了向南,

    “这件青铜戈比较有趣,一般的青铜戈的后缘是平直的,或是刃状,但这件青铜戈的后缘却是镂空的龙纹。不过,因为年代久远,这间青铜戈残碎得比较严重,镂空处不少地方还缺失了,修复起来会比较困难,你要是有什么地方处理不了,可以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青铜戈”是华夏青铜时代最主要的常用格斗兵器,横刃,青铜制成,装有长柄,是我国古代特有的一种长柄冷兵器,也是车兵作战用的一种最常用的、最重要的格斗兵器。

    在古代战争中,青铜戈能够大范围内挥击,能勾能啄、可推可掠,具有极强的杀伤性,尤为适宜于在战车上进攻时使用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华夏出土最早的青铜戈是在豫省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的直内戈。据考古学家测定,截至2007年,距今约3500年。

    戈由戈头、戈柲([bì],即手持的长柄,多为竹、木质,柲顶端捆扎戈头)和戈柲下端的鐏([zūn],戈柄下端的圆锥形金属套)组成。

    戈头一般由援、内(na)、胡、阑组成。“援”是戈的长条形锋刃部分;“内”有纳入之意,是戈尾部横向伸出的部分,呈榫([sǔn],使两块材料接合所特制的凸凹部分)状;“胡”是指由援向下转折延长的弧形部分。内和援之间的凸起部分称阑。内与胡上有穿(即孔眼),可以穿系皮条将戈头捆扎在柲上,保证戈头不至于在实战中脱落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向南点了点头,接过丁春城手里的盒子,然后将它打开来看了看,里面的青铜戈和一般的青铜戈大不一样,它不但后缘部分是镂空龙纹,而且也没有固定戈头的阑和穿。这件镂空龙纹戈的下端是圆形中空设计,这就使得它更容易固定在戈柲上。

    从残损的一部分镂空龙纹可以看出,这是浮雕夔([kuí])龙,龙的鳞片和细部结构刻画精细,龙体盘曲交缠,抽象神秘,尾部长伸卷曲,纹饰复杂精美。

    而戈头的援部,或许因为在地下掩埋的时间过长,导致矿化严重,因而断裂成了好几块。

    整件青铜镂空龙纹戈的戈头,的确如丁春城所说,锈迹斑斑,残损不堪。

    丁春城见向南看着盒子里的镂空龙纹戈,怔怔出神,咧开嘴笑了笑,说道:“那你在这里先处理这件青铜戈吧,我回办公室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

    向南这才回过神来,将丁春城送到门口,见他进了办公室,这才将修复室的门关上,捧着盒子来到工作台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件青铜镂空龙纹戈,虽然也是兵刃,但相较于之前在凤凰城博物馆修复的那件青铜剑而言,要难修复得多了。

    最难的大概要属镂空龙纹的残缺处补配,要将它完美修复,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夔龙纹,是青铜器上的装饰纹样之一。

    根据《山海经·大荒东经》中的描写,夔是:“状如牛,苍身而无角,一足,出入水则必有风雨,其光如日月,其声如雷,其名曰夔”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古籍中则说夔是蛇状怪物。

    如《说文解字》中就记载:“夔,神魅也,如龙一足。”而在《六帖》中则说:“夔,一足,踔而行。”

    自宋代以来的著录中,在青铜器上,凡出现为一爪的纹饰,就被称为“夔纹”或“夔龙纹”。

    然而,即便都是夔龙纹,事实上,在每个不同的时期里,夔龙纹形象实际上都是不一样的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